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简介 >

这则叫人直呼看不懂的预告片里 藏着“梨视频”多大的野心

时间:2022-05-14 14: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这位东方早报前社长、澎湃新闻前CEO曾经用一篇篇充满情怀、有着足够邱式叙事风格烙印的文章,轻而易举地刷屏传媒圈。 而差不多就在半年前,当这位传统媒体的新闻老兵,宣布投身创业大潮,转战新媒体准备做梨视频时,又引得大家的无限感慨和唏嘘。 今天上午,

  这位东方早报前社长、澎湃新闻前CEO曾经用一篇篇充满情怀、有着足够邱式叙事风格烙印的文章,轻而易举地刷屏传媒圈。

  而差不多就在半年前,当这位传统媒体的新闻老兵,宣布投身创业大潮,转战新媒体准备做“梨视频”时,又引得大家的无限感慨和唏嘘。

  今天上午,梨视频发布了一则预热视频,并在公众号上推送了第一篇文章。没过多久,这则预热视频又开始在朋友圈刷屏——不过也有不少人抱怨称,“看不懂”。

  2分多钟的视频从一个摇晃的镜头开始,年轻的女大学生尝试着去驾驶一辆陌生的卡丁车,你能见到她的忐忑、犹豫、紧张和兴奋。而在她开始这段冒险之后,另一些人的生活也开始鳞次栉比地展开——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做“普通人”。

  随后是一个时代、一个世界的呈现,纷繁、嘈杂、争斗甚至暴力、流血,与此同时,你和这个世界的交流,是家庭式的、社交式的、内心式的……而这些又都围绕着你的意见和你的权利,画面到了最后,片头那个慌张的女孩回到了终点:无论是如释重负还是战胜了自己,她露出了微笑,而此时,镜头终止画面又回到了第一个镜头,来到了另一个开始。

  事实上这段意识流的视频,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悟和看法,而作为“梨视频”这个产品的预告片,它一定有着表达产品内容甚至特质的一个诉求。

  画面记录的是普通人的生活,表达的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的视角,或许我们可以认为,未来“梨视频”上的作品,一定是来自于大众的——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那么一定也是这个世界的记录者。

  而在内容的范围,看上去又是宏大的,无论是政治还是生活,无论是去主张权利还是表达意见,围绕的都是以“人”为圆心的一个资讯视角。

  可以作为印证的是,就在此前有一篇“邱兵首谈梨视频”的文章。在那篇文章中,邱兵就表示,未来梨视频锁定的是“资讯”类内容,同时他还称,一定不会是视频版的澎湃,“如果完全专注于新闻,我就不会出来创业了。”

  让他微信公众号上的第一篇内容,也表达了邱兵类似的“坚定”。这篇文章主要意思就三句话。

  为了只有我们自己能够确信的,为了无法与他人妥协的,为了只有经过长久努力才能显现的,我们埋头奔跑。

  “很多人很少做他们相信是对的事,他们做比较方便的事,然后后悔。”这是摇滚诗人、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的话。

  而这句“为了只有我们自己能够确信的,为了无法与他人妥协的,为了只有经过长久努力才能显现的,我们埋头奔跑”则出自日本流行作家春上春树。

  用鲍勃和春上的话来作为推送的第一篇文章,显然“梨视频”带出的是,满满的情怀和湿漉漉的文艺气息——它是与众不同的,带着一些追求,甚至愿意不计代价地付出而只求一个腔调。

  在一年前,主打短视频的美拍发布3.0版本,下载数马上突破1亿。而一年后,另一款短视频软件“快手”推出时,安装量已经达到了2亿。

  易观国际的数据称,截至2016年3月,中国短视频市场活跃用户规模高达3119万人,相比2014年同期增长66.6%。随着移动互联网用户碎片化使用趋势的延续和多媒体内容消费习惯的深化,这一规模还有望继续扩大。短小精悍(5-10分钟以内)、制作门槛低、传播迅速即拍即传,还兼具社交互动功能的短视频成为了用户碎片化时间的主要产品。

  在WiFi和移动网络这些基础技术得到快速发展之后。视频已经成为了移动互联网用户接收讯息的一个重要方式——新兴技术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新浪微博,都开始把大把的预算投入到扶持平台上的短视频制作,而市场的先行者们如一条、二更等,也纷纷在抓紧实现自己的商业化之路,试图尽快建立起护城河。

  事实上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短视频也已经从早期的草根制作,逐步发展成为机构化和专业化,而这背后,大多数靠的是金元政策。

  邱兵被称为这个行业的“野蛮人”,事实上,在这个以技术IT男主导的行业里,邱兵多少显得有点异类。

  而如果我们掰着手指数一数目前短视频或者说视频新媒体行业的格局和产品形式,你会发现,目前短视频的内容类型大多还是偏向雷同——搞笑和生活类是主流。

  作为一个从草根起步的产品,5分钟以内的视频,最简洁的方式就是拍笑话或者记录恶搞。这一类作品,往往不强调太多精致的画面和内容制作,因此都比较容易实现。

  比如网上比较火的“潮人小罗”,主打的是整蛊和恶搞,在秒拍、美拍、小咖秀上,逗比搞笑类的总是能排在前面。

  短视频的另一大类,是生活类的,诸如教如何化妆,怎么烧一道菜,或者介绍一家饭馆这样的内容,有着比较多的受众,容易被接受。事实上,一条和二更做到是类似这样的事情。

  如果说,前面那些是视频新媒体1.0时代的产品,那么在现在的2.0时代,一定会有更细分或者更精致的产品出现。

  而事实上,随着社会中产阶层的兴起,以及有着更多的用户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受众,他们对视频的产品需求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也会涌现出更多的视频形态,比如制作精美的强调写实的纪录片、快速传递观点和见解的意见领袖访谈,还有就是因为对信息需求而涌现的泛新闻资讯类。

  从已经曝光的梨视频宣传片来看,邱兵并不是重复市场上已有的产品类型,他的野心也不会仅仅是带着团队做单纯的原生内容。

  作为一名从专业新闻机构出来的媒体人,邱兵和他团队的传播专业性和敏感性,比市场上任何一个竞争对手都有优势,他比谁都明白内容的重要性——论现实条件,在现在市场上短视频的类型中,媒体人容易上手的其实也应该是资讯类的产品。

  事实上,现在如何从大量的、供给严重过剩的视频内容中,快速而准确地获得自己感兴趣的信息已经成为了人们的一种刚需。

  在点开和关闭之间,越来越多的人失去了耐心,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有把关人角色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轻易获取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时间的、专业的资讯。

  如果说,梨视频能网罗或者聚集大量的资讯视频,并用专业化的方式和表现手法呈现出来,并且有鲜明的“短视频”特征——大多数在3分钟内结束,应该会是这个市场上令人期待的产品。

  当然,风格的树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专业和快速、草根和趣味之间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是需要磨合和智慧的,老天知道,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作者:财经无忌(陶魏斌)